四月半,如同一条咸鱼失去梦想

【all雏】小祖宗(25)

再发一次,不行走石墨


正文:


我总是在夏天的时候期待秋高气爽,但事实上,等真走到落叶的大道上,又免不得想念色彩鲜亮的街道和波子汽水里碎裂的清爽气泡。

不懂知足的恶劣心态,总归是比包裹着我的热浪更让我难受。

在这样的初秋,午后的拍摄现场,棚内温度仍然爆表,我手里的文件被手心洇得软软的。人来人往又着急忙慌,似是一屉奔波忙碌的热热乎乎的小笼包。

棚顶的四盏大灯打出暖烘烘的光,锦户站在正中间。这种光总带着魔力,融掉身边无足轻重的一切,只将光芒万丈的他捧到我们眼前。

有些人生来就是完美的。

完美到让人连嫉妒的心思都生不出,只懂仰望。

拍摄还在继续,我早已经不是锦户的经纪人,今天来...

 

【all雏】小祖宗(24)

情节都快忘光了,不过算了,懒得改了

凑活看吧,反正一时半会儿是写不完了

最近总觉得主页里人好少,希望只是我的错觉吧


正文:


墙上的日历本一张一张地往下撕,日益消瘦的模样提醒着我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。

我已经习惯了丸山不在的日子,习惯了在新职位上要处理的工作,也习惯了自己的新身份。

我和横山裕在一起了。

在一起之后,横山提出让我搬去和他同住。但我再三思量,还是选择窝在我的小屋子里。

我已经习惯了那间房子,而且搬去横山家里,我就免不得和住在他家楼上的锦户遇见。我们至今都还没想清楚怎么和锦户说明我们陡然转变的关系。

所以,就算是和横山在一起了,又还是像什么都没变一样。...

 

【横雏亮】Satisfied(1)

这是个八百年前的点文了……

写了一点,改了一点,就放出来了

最近应该还有一些这种小片段会放出来

他们都躺在我的u盘里好久了


正文:


1.

人们都说他们般配极了,我也这样觉得。

2.

若是把在场所有的高脚杯聚在一起,那座香槟塔可能要搭到天花板去。

人头攒动、觥筹交错、眉飞色舞、绚烂夺目。

这样的场面我见得多了,这次的场面我却见不得。

3.

合乎情理的动作,心诚至极的祝酒。

我在站在目光聚集处,站在他们的身侧,站在单独的一束追光里。

4.

让我们举起酒杯,祝福这一对新人。

永远,幸福。

5.

我放下酒杯,转身走入人群中。

站定,向着村上的方向举杯。...

 

【丸雏】格格不入

改着论文,头大,随手写的,凑活看

大仓先生友情助演


正文:


1.

“我说你一个傍上了大款的人怎么能过得这么惨?”

大仓看着村上坐在自己面前狼吞虎咽下去第三碗饭,终于没忍住开口了。

村上想回答,但一口饭还没咽下去,手就完全不听大脑指挥的又往嘴里塞了一块肉。看着村上这副八百年没吃过饱饭的样子,大仓也没心思再开玩笑了,倒了杯水给人递过去。

“慢点吃,别噎着了。”

村上抬头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,喝了一口水,然后就被呛到了。

大仓托腮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,见他咳个不停就念在同窗多年的份上凑过去给他顺了顺背。

这边村上泪花都快咳出来了,沙哑着声音弱声弱气的问他,能不能再吃一碗...

 

谢谢你曾带给我的鼓舞和热血

愿你乘风破浪

愿你前程似锦

 

【松原.】给subaru的回信

上篇指路:小老头给虎牙大猩猩的信

最近脑子里全是bad ending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

如果说上篇的中心思想是,傲娇而含蓄的表白的话,那么这一次的就是,温柔而隐晦的拒绝

心血来潮的续篇,随手瞎胡写

反正我自己是写得挺开心的,哈哈哈哈


Subaru:


多年不见,能再次得到你的消息,你无法想象我有多开心。

上班路上每天都要经过的十字路口,今天回家的路上我简直要在斑马线上跳起舞来。

想想我们以前我们总是一起通勤,在大马路上大讲制作人和老板的坏话。

这条路后来就只有我一个人走了,一开始确实还是有些不习惯的。

但现在已经没关系了,我是说真的,一个人走久了,才发现也没什么可怕...

 

【亮雏】你曾爱过的他,现在还好吗?

评论里点的亮雏be,情人节非选个be,我就是这么任性

好像偏题了,偏的还不少

想到什么就写什么,没剧情,没文笔,很随意很自我的写法

ooc,ooc,ooc


正文:


你曾爱过的他,现在还好吗?


情人节啊,何必问这么残忍的问题。


因为你背包里还装着没能够送出去的巧克力。


关于我曾爱过的人,这个嘛,让我好好想想。


七岁那年,他们家搬到隔壁的房子。

温柔的妈妈,帅气的爸爸,可爱的他。

小豆丁来我家打招呼的时候像是黏在了他妈妈的腿上,伸出小小的手怯生生地和我打招呼。

我伸手去牵他,向他展示我玩具屋里的士兵和坦克。

将来我要当一个很厉害的军官,我说。

五...

 

【all雏】小祖宗(23)

一日双更,有没有吓到?

恭喜丸山选手完成所有日常捉奸任务,解锁新剧情“不告而别”

恭喜横山同学完成两次告白,获得新称号“孩子气话痨总裁”

剧情可算是往前推动了一大步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


正文:


回到家已是深夜,打开门,漆黑一片。

我想丸山可能又生气了,这也难免。但这事情太蹊跷,每当这种场面,他总要出现。

我想着还是哄哄他吧,或者认认真真向他道歉。

无论如何,让他这样伤心,是我不对。

打开灯,突然敞亮的四周有些耀眼,很干净,空空落落的那种干净。

丸山不在家。

丸山带来的东西也不见了。

他走了。

丸山隆平,那个死机白赖非要住进来的家伙,搬走了?

赶忙将卧室的房门...

 

【all雏】小祖宗(22)

我刚开始动笔的时候,就觉得,这个故事恐怕很长

但,它比我想象的,还要更长,更长

一年了,还没写完,想来,你们也辛苦了


正文:


我本以为这么混乱的一天过去,我会无心睡眠。

但意外地,一夜安枕。

第二天起了个大早,打开隆冬的窗子,伸手去碰拂晓的细雪。

凉丝丝、轻飘飘的,落到手心的掌纹之间,恍若无物,又真切地发散薄凉。

只这一丝雪花,严寒雪景尚未形成,刺骨的风却已经足够霸道,闯进屋子里,惹得床上的丸山裹紧了被子都打了个冷颤。

天光渐亮,我才恍神间把被冰痛的手缩回,关了窗。

先一步将即将叫嚣的闹钟按掉,双手合十微微哈气,搓了搓手,还是没回温度。

便不管不顾地带着一身的寒气...

 

【亮雏/安雏】网(4)

心血来潮,突然更新

其实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也差不多都忘了

以为是甜文的小伙伴们,也真是抱歉了

虽然我毫无诚意www


正文:


15.

村上生病了。

钢筋铁骨雷打不动的永动机工作狂魔,村上信五先生,生病了。

涉谷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,是村上这个恶作剧的由头未免太过蹩脚,然后随口配合着电话那头比平时再略微沙哑一些的声音,嗯嗯啊啊地回应。

直到村上说,公司暂时就麻烦你一下了,我可能得去趟医院。涉谷才反应过来,铁人一般的村上是真的生病了。而且病得挺严重了。

他当机立断,把一心想要看完病就赶回公司的村上劝住。或者说,吼住。

“你给我老实点!真当自己是超人了?一天到晚连轴转还不够,...

 

【丸雏】图腾流域——暖流

刺青师雏×流浪诗人丸

ooc


暖流

1.

确认了关系之后的一段日子里,丸山像是个兴冲冲的毛头小伙,精力旺盛不知节制,好几次,村上都觉得自己快被做死在床上了。

哦,不对,不只是床上。一楼到二楼,室内到室外,一共就这么大的地方,几乎每个角落都有黏糊糊湿答答让人脸红的回忆。

丸山很喜欢村上的纹身,他之前问过,村上说那是一棵树,揉进了云雾的纹样。丸山最爱的就是在情动之时,顺着枝条生长的方向,从心口到手腕,用唇齿吮吸啃咬,去点缀上带有丸山所有权意味的吻痕,让那流逸坚韧的树枝上开出或浓或淡的让人欢喜的花。

丸山拉着村上试遍了所有的姿势,还总爱在做的时候说些不正经的话逗他,...

 

© 萧何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