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半,如同一条咸鱼失去梦想

【丸雏】完结文章整合

我真的,一直以为我为我的本命cp写了不少文了

结果整理下来看,完结的根本没几篇

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


1.故事细腻

2.夏睡

3.这是一道送分题呀

4.

5.图腾流域

        (一)

        (二)

        (三)...


 

【丸雏】只此,漫天烟花碎散(3)

小骗子丸x破产青年雏

第一人称排雷,ooc


19.

寒来暑往,春去秋来,时间从来不等人回过神来,就往前无所顾忌地狂奔。

我们的新家不大,离我的公司挺近的,四四方方的水泥豆腐块小区中的一间,一如我们最近的生活一般规规整整。

现在是我作为组长所负责的第五个项目,丸山会在接送我的路上抱怨我工作狂。

他的找了家花店,坐在空调房里给花朵们摘枝剪叶。这个工作收入不多,但是浪漫又清闲,很适合他。

他穿着花店的制服,围着围裙在各式各样花朵的簇拥中朝我微笑,让我觉得,就算是在他手中做一捧失去泥土失去尖刺,性命垂危的玫瑰,也是无怨无悔,甚至还会因为得偿所愿而回光返照更显美丽。

回家路上他递给我...

 

【丸雏】只此,漫天烟花碎散(2)

小骗子丸x破产雏

ooc至极,第一人称


10.

打开窗会有尘埃飞进来,清晨的雾霭濛濛将他包裹,浸润云销雨霁的清冽味道。所爱朦胧隔烟纱,触手可及的幻象,云雾缭绕。

终究还是触不到。

喜爱从来盲目,连恋人早起时眼角的一颗眼屎都镶着金边,泛着光。

丸山的柔软与温柔,总让人忘了他的狡黠与恶劣。他用谎言将人包裹,坠入深不见底的河流,却还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谢他所赐予的一汪清泉。

他给予我温暖,微笑,像花开在阳光里,晚霞融在街道上。

可他的美好却隔着窗。

我站在他将我豢养的屋子里,看着他在玻璃的另一面剔透无暇地笑。却分担不得半点他在屋外的风雨,屋檐上的霜。

全世界他最狡猾,了然自己的每...

 

【丸雏】只此,漫天烟花碎散(1)

第一人称,ooc至极

心机小骗子丸x破产小老板雏


1.

我本以为自己已经看破俗世,苍凉平静,把破罐破摔当成人生格言,却还是免不得在坦白的那一刻战战兢兢。

什么舍得一身剐,什么赤条条来去无牵挂,要我说都是唬人的。

身无分文的窘况最是令人畏首畏尾的。

无钱财傍身的我心虚至极,说话带出的呼吸都尽量放轻。

我将我的一双白净净的手心伸与丸山看,耸耸肩强装轻松地自嘲道:“我已经一无所有了,没什么值得你算计。”

他却笑盈盈地将我抱住,一派坦然。

“这有什么,大不了以后我养你,我让你算计。”

他的表情认真,眼神诚恳,牵着我的手在我的掌心摩挲,细痒缱绻入骨。

可那张漂亮的嘴里吐出的话,...

 

【all雏】小祖宗(25)

再发一次,不行走石墨


正文:


我总是在夏天的时候期待秋高气爽,但事实上,等真走到落叶的大道上,又免不得想念色彩鲜亮的街道和波子汽水里碎裂的清爽气泡。

不懂知足的恶劣心态,总归是比包裹着我的热浪更让我难受。

在这样的初秋,午后的拍摄现场,棚内温度仍然爆表,我手里的文件被手心洇得软软的。人来人往又着急忙慌,似是一屉奔波忙碌的热热乎乎的小笼包。

棚顶的四盏大灯打出暖烘烘的光,锦户站在正中间。这种光总带着魔力,融掉身边无足轻重的一切,只将光芒万丈的他捧到我们眼前。

有些人生来就是完美的。

完美到让人连嫉妒的心思都生不出,只懂仰望。

拍摄还在继续,我早已经不是锦户的经纪人,今天来...

 

【all雏】小祖宗(24)

情节都快忘光了,不过算了,懒得改了

凑活看吧,反正一时半会儿是写不完了

最近总觉得主页里人好少,希望只是我的错觉吧


正文:


墙上的日历本一张一张地往下撕,日益消瘦的模样提醒着我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。

我已经习惯了丸山不在的日子,习惯了在新职位上要处理的工作,也习惯了自己的新身份。

我和横山裕在一起了。

在一起之后,横山提出让我搬去和他同住。但我再三思量,还是选择窝在我的小屋子里。

我已经习惯了那间房子,而且搬去横山家里,我就免不得和住在他家楼上的锦户遇见。我们至今都还没想清楚怎么和锦户说明我们陡然转变的关系。

所以,就算是和横山在一起了,又还是像什么都没变一样。...

 

【横雏亮】Satisfied(1)

这是个八百年前的点文了……

写了一点,改了一点,就放出来了

最近应该还有一些这种小片段会放出来

他们都躺在我的u盘里好久了


正文:


1.

人们都说他们般配极了,我也这样觉得。

2.

若是把在场所有的高脚杯聚在一起,那座香槟塔可能要搭到天花板去。

人头攒动、觥筹交错、眉飞色舞、绚烂夺目。

这样的场面我见得多了,这次的场面我却见不得。

3.

合乎情理的动作,心诚至极的祝酒。

我在站在目光聚集处,站在他们的身侧,站在单独的一束追光里。

4.

让我们举起酒杯,祝福这一对新人。

永远,幸福。

5.

我放下酒杯,转身走入人群中。

站定,向着村上的方向举杯。...

 

【丸雏】格格不入

改着论文,头大,随手写的,凑活看

大仓先生友情助演


正文:


1.

“我说你一个傍上了大款的人怎么能过得这么惨?”

大仓看着村上坐在自己面前狼吞虎咽下去第三碗饭,终于没忍住开口了。

村上想回答,但一口饭还没咽下去,手就完全不听大脑指挥的又往嘴里塞了一块肉。看着村上这副八百年没吃过饱饭的样子,大仓也没心思再开玩笑了,倒了杯水给人递过去。

“慢点吃,别噎着了。”

村上抬头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,喝了一口水,然后就被呛到了。

大仓托腮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,见他咳个不停就念在同窗多年的份上凑过去给他顺了顺背。

这边村上泪花都快咳出来了,沙哑着声音弱声弱气的问他,能不能再吃一碗

 

谢谢你曾带给我的鼓舞和热血

愿你乘风破浪

愿你前程似锦

 

【松原.】给subaru的回信

上篇指路:小老头给虎牙大猩猩的信

最近脑子里全是bad ending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

如果说上篇的中心思想是,傲娇而含蓄的表白的话,那么这一次的就是,温柔而隐晦的拒绝

心血来潮的续篇,随手瞎胡写

反正我自己是写得挺开心的,哈哈哈哈


Subaru:


多年不见,能再次得到你的消息,你无法想象我有多开心。

上班路上每天都要经过的十字路口,今天回家的路上我简直要在斑马线上跳起舞来。

想想我们以前我们总是一起通勤,在大马路上大讲制作人和老板的坏话。

这条路后来就只有我一个人走了,一开始确实还是有些不习惯的。

但现在已经没关系了,我是说真的,一个人走久了,才发现也没什么可怕...

 

【亮雏】你曾爱过的他,现在还好吗?

评论里点的亮雏be,情人节非选个be,我就是这么任性

好像偏题了,偏的还不少

想到什么就写什么,没剧情,没文笔,很随意很自我的写法

ooc,ooc,ooc


正文:


你曾爱过的他,现在还好吗?


情人节啊,何必问这么残忍的问题。


因为你背包里还装着没能够送出去的巧克力。


关于我曾爱过的人,这个嘛,让我好好想想。


七岁那年,他们家搬到隔壁的房子。

温柔的妈妈,帅气的爸爸,可爱的他。

小豆丁来我家打招呼的时候像是黏在了他妈妈的腿上,伸出小小的手怯生生地和我打招呼。

我伸手去牵他,向他展示我玩具屋里的士兵和坦克。

将来我要当一个很厉害的军官,我说。

五...

 

© 萧何 | Powered by LOFTER